乞活西晋末

乞活西晋末

万载老三作者

历史

连载中 来源 :阅文集团

发布时间:2019-11-14 08:24:06

在线阅读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万载老三原创小说《乞活西晋末》,主角是纪泽,梅倩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“嗖!”就在纪泽命系一线之际,一支羽箭疾射而来,噗的一声,准确钉入图布齐高举的手臂,令其意欲下砸的动作为之一缓,正是钱波出的手。

《乞活西晋末》免费试读

“嗖!”就在纪泽命系一线之际,一支羽箭疾射而来,噗的一声,准确钉入图布齐高举的手臂,令其意欲下砸的动作为之一缓,正是钱波出的手。几乎与此同时,“看剑”,一声娇叱蓦然响起,却是梅倩一招白虹贯日,也从斜刺里杀出,直刺图布齐的面门。

钱梅二人的同时出手,确是救了纪泽一命。按说明知今晚在劫难逃,若有可能,图布齐是宁愿与贼魁祸首纪泽以命换命的,可手臂中箭本就令其迟滞一分,梅倩的及时一剑更可在其砸死纪泽之前,抢先将其毙命。无奈之下,图布齐只得不甘的怒吼一声,改砸为扫,被迫将攻击目标从纪泽暂先转向梅倩。纵然他已经认出这名讨厌的敌人,正是之前被他夺走清白的那位够美够烈的汉家女子,此刻他却也绝不会怜香惜玉。

若看梅倩这记剑招,她以前显然是下过功夫练武的,虽难免花拳绣腿之嫌,战力却绝不亚于一二什的普通军卒。只是,此刻她面对的是图布齐,鲜卑百夫长中的佼佼者,战力当在孙鹏所说的暗劲之上,更何况还是被迫错过机会击毙纪泽,从而一枪怒气的图布齐。于是,成功顶替了纪泽,梅倩自己却遭殃了。

图布齐这记斜扫含怒而发,迅捷力猛,带着呼呼风声,竟是后发先至,直迎飞扑而来的梅倩。其来势之猛,直令梅倩花容失色,可怜她身在空中,根本不及闪避,只能紧急收剑护在身前,硬挨了图布齐这记狂猛攻击。只听咔嚓一声,梅倩那把精钢材质的长剑,竟然应声两段,狼牙棒余势未尽。扫中梅倩腹部,将她直接带飞。梅倩只来得及在空中惨叫一声,便怦然栽落,生死不知。

战场瞬息万变,从纪泽身临绝境到梅倩被击飞,仅是转瞬而已,不待周边军卒做出反应,便又见一条身影悲吼一声,杀向图布齐。身影正是纪泽,借着钱波梅倩的稍阻,他已站稳身形,眼见一名女子为救自己生死不知,他顿时羞愤交加,血灌瞳仁,再也顾不上胆怯了。

没了碍手的钢刀,含怒爆发的纪泽速度反更迅猛。正逢图布齐适才一棒未及收回,招式已老,空门大开,纪泽凌空屈膝,直撞图布齐的胸膛,双手则拢指拱背,左右合击图布齐的双耳。图布齐忙紧急收回左臂,架住纪泽的膝撞,可双耳一时再难保护,却被纪泽的双峰贯耳擂个正着。纪泽这一击力道够猛,尽管图布齐身强力壮,挨了后也是闷哼一声,耳中轰鸣,犹如开了铃铛铺,脑中更是一阵眩晕。

若在之前,纪泽一记得手,没准就要立刻退遁,因为他已太过贴近图布齐这头危险的凶兽。然而,方才的命悬一线已让纪泽真切明白,战场对决不能指望闪避保命,避久必失,想要保命,就该杀死对手,恰好梅倩的生死不知又令他处于狂暴状态,于是,这次他非但没有贪生怕死,见好就收,反而再接再厉,无视自身险境,顺势抱向了图布齐的脖颈。

此刻,若图布齐状态正常,不论是狼牙棒回抽,还是双手抱勒,凭借凶悍力猛,都可能转手置纪泽于死地,再不济他也能含胸缩脖以自保。只可惜,他刚受了纪泽一记双峰贯耳,正大脑荡击,所以,他今天终于到头了。

“咔嚓!”只见纪泽抱定图布齐的脖颈,旋即双臂较力,使劲一扭,愣将图布齐的颈骨生生拧断。可怜图布齐一身勇武,方从片刻晕眩中回神,竟便听见自己胫骨扭断之声,却也只能圆瞪双眼,不甘的软软瘫倒。

死亡前的最后一刻,图布齐心底无比悲凉,因为他脑中闪过了他在远方的家,那里有牧场的美丽,娇妻的温柔,儿女的活泼,但这些都将因他的战死而被掠夺,被践踏,被破坏殆尽。当然,想必他此刻是不会记起,之前他用暴虐残忍的手段,已经破坏摧残了多少这样的家庭。

图布齐死去,为这场临机设伏的战斗划上了句号。说来很长,其实整个战斗持续不过半刻钟时间。凭借骤然袭击与人数优势,纪泽队伍全歼了近五十胡骑,缴获了可用战马四十余匹。但是,他们自身也付出了八人战死,五人重伤,轻伤一片的代价。付出一众人命,杀胡报了仇,战场上,军卒们又哭又笑,又呕又闹,迎接这场不期而至的胜利,而他们的身上,明显多了一份杀气,也多了一份自信。

不知是否因为刚刚克服胆怯桎梏的缘故,纪泽竟然对自己首次杀人并无过多反应。仅是盯了一眼图布齐的尸体,他便挤开人群,抢步赶到梅倩身前。此时的梅倩,横卧地上,面白如雪,口角溢血,双目迷离,奄奄一息,透过撕裂的衣袍看去,她的腹部血红一片,脐上部位被狼牙棒齿开了一个可怖的大伤口,从裂口处甚至可以隐见肚肠。这等伤势在后世或许不难抢救,现在却是很难活命的。

见纪泽到来,梅倩勉强提起些精神,苍白的脸上竟还挤出了一点笑容,犹如雪莲盛开,不尽凄美。不知是因大仇得报,耻辱得雪,还是因为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此刻的梅倩身上已无之前的冰冷甚至阴戾,反而多了股邻家妹子的亲切恬静。

双唇微动,只听他虚弱道:“谢...谢谢大人,非但救了我等村人,还在一日之内,转手替我等报了血海深仇,也令小女子得以雪耻。咳咳咳,只可惜,小女子命薄,只能下辈子为大人做牛做马,为奴为婢了。大人当日说得好,杀胡只是手段,安居乐业方为目的,但请大人能够带上剩余村人,给他们个安居乐业。咳咳咳...”

梅倩这就算是在交代遗言了,周边围上来的梅家村人禁不住抽泣一片,纪泽也觉鼻子发酸,眼泪差点落下。说心里话,昨夜初见,梅倩方为胡人所侮,纪泽作为后世一个俗人,对其不会厌弃,不乏同情,不吝相助,却不会亲近,兼而梅倩对复仇杀胡的执着、偏激甚至歇斯底里,令纪泽对其敬而远之。但一日同行,梅倩自强不辍,行事有度,战时更为救助纪泽受此重伤,而今仇报耻雪,自感弥留之际,她终又展现出本性的善良、恬静,这令纪泽对其大有好感,尽生怜惜亲近之意。

然而,好感归好感,纪泽对梅倩的认命等死绝不苟同,对周围这群哀泣者更不耐烦。他旋即收拾心情,大声喝道:“马涛,在哪磨蹭呢,还不快让女勤兵带急救包过来,非等梅什长真的不行吗?还有你们,别在这里干嚎了,该干嘛干嘛去,清理战场,救护伤员,审讯活口,孙鹏,由你负责!你们愣什么,梅什长又死不了,还不忙去!”

呵斥走一干闲卒,纪泽看向听得有点呆滞的梅倩,自信的笑道:“说好帮你等杀胡报仇,你等便给纪某做牛做马、为奴为婢,就今生兑现吧,别想耍赖!呵呵,我观你虽腹部撕裂,但内脏并无伤损,只需缝合伤口,应无大碍!但是,其间不乏痛苦乃至危险,你务必意志顽强,求生坚定...”

很快,开战后便赶来战场的马涛,带着几名女勤什的女兵,拿着急救包过来了。所谓急救包,是贪生怕死抑或说珍惜生命的纪某人,在密林时就备起待用的,前生虽非医生,一些简单的外科救护他还是知晓并领先晋代的,不想这会便派上了大用场。急救包内就是几个竹筒,分别装有清水、烈酒、布条、钢针、麻线等;除了抢自胡人的烈酒,包括竹筒在内的其余物事,均经过煮沸消毒。

两名胆大心细的女勤兵被选出急救梅倩,在纪泽的指导、解说乃至催逼下,她们对伤口进行了清洗、消毒、缝合、上药、包扎等处理,至于梅倩所要承受的痛苦,纪泽出手,暂先打晕她便是。其间,纪泽作为战场指挥,自不会傻等在梅倩身旁,没少抽空了解处理战后事宜,也指点了其余伤员的医护处理。

令纪泽郁闷加心疼的是此战的伤损,这主要来自本地新兵。占据天时地利人和,设伏偷袭的开局很顺,几无伤损便以五倍兵力将最后十余胡骑包围。但仇恨令军卒士气爆棚的同时,也让本就欠缺训练与章法的新兵们,一时失去了理智,在最后阶段只知胡冲乱砍,无视战前交代,不知自我保护,导致了不少无谓牺牲。这些是需要寻个机会,认真战后总结的。

“大人,这小子叫李良,是胡骑的向导,刚才躲在马尸下装死,被弟兄们捉了。虽不喜他,但他所知不少,或有大用呢。”就在纪泽指导处理完梅倩等伤员之后,孙鹏一面吵吵,一面拖着名灰头土脸的人过来,看装束竟是地方晋军的一名队率。

不等纪泽盘问此人,孙鹏便再抢先开口,说出了此人交代的,有关胡骑的重要情报。譬如,梅家村现有驻留胡骑五人,另有近二十胡骑正在南与西南两向道上搜寻。恰好,纪泽队伍的坐骑还不够人手一匹...

 

乞活西晋末

万载老三作者

历史

连载中 来源 :阅文集团

在线阅读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